Chenyang Hsu’s Mac and iOS Setup

This interview was first seen on The Sweet Setup and edited by Jeffrey Abbott. Some of my setups have changed or are subject to changes with time.…

发布日期:
分类:Post 标签:

《喀提林阴谋》书评

喀提林阴谋最后以叛军溃败、喀提林战死告终。吊诡的是,撒路斯提乌斯在描写这场战役时,一改之前对喀提林的贬斥,开始用起许多西塞罗都不曾享有的赞美之词。在撒氏笔下,喀提林的军队是勇敢的,他本人也兼具勇敢士兵和优秀统帅的品质,殊死搏斗,直到战死在敌人最密集的地方。当镜头最后停留在喀提林身上时,他「还在轻轻地喘着气,脸上表现出在他生前给他以鼓舞的一种坚强不屈的精神。」这固然体现出一种公正的治史观,但我们也不难从中读出一点弦外之音来:历史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正恶分明,这场战争也没有真正的赢家。故事到此结束。至于硝烟散后,人们如何评价喀提林和西塞罗,罗马在这次风波后又会经历怎样的变化,撒路斯提乌斯没有继续往下写。 但他又分明写得明白。…

Understand WeChat The Hard Way

在微信里,少有的令我欣赏的一个细节并不是任何一个功能界面里的,而是那稍纵即逝的启动画面。被距地 4 万 5 千公里的阿波罗 17 号飞船上、80 毫米镜头的哈苏照相机拍下的地球漂浮在虚空中,笼罩着微妙而忧郁的蓝光;近处,一个背影远远地眺望着,身后的影子还没有延伸开,就淹没在一片漆黑之中。 其实,经过六个大版本、无数个小版本的迭代,现在的微信早已与最初的形态大相径庭,唯一被原样继承的,只有这个启动画面。从 UI 和 UX 设计的角度看,这个画面不可谓不是个「异类」,它既不与完全启动后的界面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什么传递信息的功能,唯一能解释其存在意义的,恐怕只有「展现情怀」这一项了。但在我看来,正是这个「无用」的界面,让我们回忆起微信初出茅庐时小而美的样子;正是这样一幅充满孤独感的画面,向我们提示着通讯软件最原初的功能:拉近距离、消解隔阂、排遣孤独。 而看起来,我们离这样的孤独越来越近了。…

Microsoft 向左,Apple 向右

纯粹的审美标准大概是不存在的——它也是「视情况而定」,受到社会环境、历史甚至权力的多重影响。但把目光从无尽的美丑之争上移,我们就能找到一个更加普适而重要的标准,那就是「忠于原材料」。工作证上的字该用衬线体还是无衬线体?黑白印刷中的图片该做什么调整?有了这个视角,你就能在在选择的十字路口,做出更快速而准确的决定。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都不要忘了这一点。 Be true to its mate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