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归档: 2017年

国外苹果社群关注指南

导言:为什么要关注国外苹果社群?

2009 年,当我第一次将 iPod touch 捧在手上时,中文互联网上对苹果的讨论还远称不上普及。当初为学习 iOS 的操作、寻找好用的 app 而在各个论坛的精华帖中来回翻找的情景,至今还历历在目。

如今,苹果已经成为任何一个科技网站不可能绕过的话题。可是,中文用户获取到的相关资讯的质量却并没有得到成比例的提高。固然,任何事物的发展都需要过程,很难苛求随着 iPhone 的成功才得到推动的中文苹果社区,在短时间内达到和有着几十年历史的国外苹果社区一样的规模和质量。但从个人角度看,要回避上述问题,最快、最彻底的方式就是把目光放远,直接去到英文世界接触第一手的资讯和讨论。

与国内的苹果话题讨论大多由媒体主导不同,国外的相关讨论更多是发生在在线社群中的。他们有的是媒体撰稿人、有的是播客主播、还有的是开发者,但共同点是他们都是资深和忠实的苹果用户、都善于思考科技与生活的关系。观察和参与这个社群的讨论,能让你在获得新知的同时,感受到一种中文社群中不常见的融洽氛围。本文就是我在接触两年多国外苹果社群后,总结出的一份值得关注的人物、网站、播客的清单,其中所列都是我认为能提供高质量信息、并且颇有一些故事或背景的,希望可以为你的探索提供一份地图。

当然,既然是英文内容,一个不可避免的障碍就是语言问题。对此,我想说的有两点:第一,用于获取科技资讯的英语一定比你想象得容易;第二,你的适应能力一定比你想象得要好。

这绝非鸡汤。事实上,虽然英语本身学无止境,但就用于特定领域、例如科技领域的英语而言,其涉及的词汇是很有限的。已经熟悉了中文讨论的国内读者,只要经过短时间的适应就能在中英文的表述间建立起对应关系。听力方面也是同理。以笔者自己为例,刚接触英文科技播客时,我必须要开到 0.7 倍速左右才能勉强跟上进度;而坚持收听一年以后,我已经可以默认在 1.5 倍速下收听同样的播客了。这并不算什么成就,也没有花什么功夫,但大致能说明兴趣和积累带来的效果。

人物篇

John Gruber

John Gruber 在与 Phil Schiller 的访谈现场

如果要评选国外苹果圈中的「意见领袖」,John Gruber 恐怕是当之无愧的第一梯队候选人。通过十几年如一日地经营博客 Daring Fireball 和播客 The Talk Show(详见下文介绍),Gruber 不仅收获了极高的话语权,也得到了其他个人甚至媒体难以企及的「特权」:他常常能透过与苹果内部员工的关系获取内部情报,能请得动苹果高管前来访谈,甚至反过来成为后者的座上宾。在今年初苹果因舆论对 Mac 产品线布局广泛不满而进行的危机公关中,Gruber 与来自 TechCrunch、Mashable …

司考思考

没有逻辑。无任何参考价值。阅读可能引起不适。

前期

  • 去年暑假在家附近一个所实习的时候,遇到一个华东政法毕业刚参加工作的律师,称大三暑假复习一个月过了司考,当时就惊为天人,遂早在开始复习前就树立了错误的时间观念和巨大的侥幸心理。
  • 教材:
    • 纸书教材从来没有进入过考虑范围,因为(1)穷(2)环保(3)不想搬。
    • 电子版教材除了民法和刑法下的全部是厚大的,因为(1)不要钱,直接简单粗暴地挂出下载链接,而且(2)清晰度最高。
    • 民法和刑法分别下了钟秀勇和刘凤科,因为名气太大。然而事实证明并不会有什么区别,太厚的书反而没法认真看下去,另外两人的所谓招牌段子我看一次吐一次。所谓「大帝」「大神」的说法,建议听听就好。《国际歌》老早就唱了,「没有什么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
    • PDF 下下来以后立刻丢进 Acrobat Pro 做 OCR 转成可复制版本。本来想的是方便做批注,但是因为懒,实际上看的时候就是拿 Apple Pencil 随便勾勾画画而已;反而考前临时抱佛脚的时候是最受用的,因为可以搜索特定概念,哪里不会点哪里。
  • 录音和视频:
    • 没有看视频和录音。视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下,觉得不值得花这个时间。录音本来都下好了,但是听了几段觉得过于油腔滑调,即使两倍速还是拖沓。于是彻底放弃,只看书。
    • 世界上搞教学的人分两种,一种叫老师,一种叫教书匠;司考教育工作者属于后者,其主要功能在于用说书的腔调把教材念一遍,以免学生犯困。然而我恰好不喜欢听说书,也不太容易犯困。

复习

  • 六月底考完期末考试开始看,结果(不出意外地)没看两天就开始摸鱼,到七月底去香港实习之前民法和刑法各自连一半都没看到。
  • 实习完回来缓了一口气发现已经是八月底了,看书进度没有任何变化,之前看到一半民法和刑法也还回去了,感觉万事休矣,从此完全抱着娱乐心态开始复习。
  • 因为加起来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了,所以根本谈不上什么鬼复习计划,只能玩命看书,争取考试前能把教材看一遍、对应的真题书做一遍。
  • 事实上即使这样也想得太美。剩两个星期的时候,还有行政、民诉、理论法基本没动,于是干脆厚的教材也放弃,直接看后出的精简版背诵卷,附加做题目。
  • 到还剩一个星期不到的时候,终于算是把书看过一遍了,但也就是「看」了一遍而已,基本啥都回忆不出来。如果当时有人来帮我抽背的话,大概是抽什么什么不会。心想算了吧再看一遍背诵提纲和错题,然后就上场撞大运。
  • 所以,整个悲惨的复习流程就是看一遍书(有几门看的是背诵卷)、做一遍题(真题卷大概收的是近五年的题),耗时 240 个番茄钟 = 100 个小时。如果加上去香港之前摸鱼的时间,大概 150 个小时。因此推测对于前三年已经学过一遍的人来说,比这多一倍的时间、也就是 300 个小时,可能是会比较从容的;至于网上有人吹的七八百个小时,估计要么是卖惨,要么是贴心地帮你算上了摸鱼的时间。

考点

  • 选考点那天竟然忘了这回事,迟了一个小时才开网页选考点,海淀区的不出意外已经被抢完了。好在西城区还可以选,查了下几个考点距离也都可接受,坐地铁用时最多一小时之内。最后分到的考场是十三中初中部,大概离鼓楼走路十分钟。
  • 这是一个面积很小的学校,进门以后除了操场和教学楼基本就没有别的空间。教室不大,好在通风采光都不错;唯一问题就是桌椅是为初中生设计的,写字的时候俯身的角度太大,不是很舒服。
  • 考前一两周可能因为看书头昏脑胀,又忘记了订宾馆的事情,考前两三天才反应过来还有这茬事。想了想一来可能已经没房间了,二来反正也大概率考不过,花钱开房也不能增加中奖几率,干脆也就凑合一下。

SONY WI-1000X 评测

「妥协」一般不是一个好词,特别是用在科技产品身上的时候。

毕竟,科技在人们的直觉中就意味着前卫、突破、创新。在滚滚向前的科技潮流中,「妥协」很容易被当成落后和偷懒的同义词。但浸淫数码多年的老玩家也往往有这样的体会:很多时候,前卫的,终究只在发布会和闪光灯中闪耀;而妥协的,才是真实世界中最可靠、稳定的日常伴侣。

入手 WI-1000X 之前,我一直以为自己会买的是同系列的「降噪豆」WF-1000X。是的,与索尼今年同系列降噪新品相比,WI-1000X 既没有 WF-1000X 那样前卫的形态,也不像 WH-1000XM2 那样有前代产品的高口碑做背书,正像是一个夹在两者之间的妥协之作。毫无意外地,上市前多数的关注度都集中在了设计超前的降噪豆身上。

然而,正式发货后,很多人发现 WF-1000X 并不如想象中美好,声音延迟、蓝牙中断、续航有限等问题让不少原本准备「shut up and take my money」的观望者却步,其中就包括笔者。相反,原本没那么起眼的 WI-1000X 反倒走进了人们的视线。颈挂设计、圈铁单元、10 小时续航的配置单虽然称不上惊艳,但也是相当平衡稳妥的配置。结果,WI-1000X 顿时颇为热销,一度还出现了断货和炒价的现象。走进十一月,随着供货逐渐稳定,笔者也终于以较为合理的价格将其收入囊中。

WI-1000X

那么,WI-1000X 的「妥协」,到底是技术制约下的无奈之举,还是权衡利弊后的理性选择呢?这正是我在半个多月的使用中试图找出答案的问题。

外观和佩戴

WI-1000X 的外观很容易描述,那就是一个「项圈」。但仔细观察起来,这个「项圈」所用到的材质是非常多样的。外侧,环绕颈部的部分是哑光的拉丝金属,而向两端延伸的部分则是磨砂质感的塑料;内侧,接触后颈部的部分采用了海绵填充加皮质包裹的设计——类似于自家头戴耳机头梁部分,而两端则仍然是塑料,但采取了类肤质感的处理。整体来说,做工维持了索尼一贯的水准,但美中不足则在于材质类型过多,近看有种拼凑而成的割裂感。

项圈使用的不同材质

WI-1000X 的按键没有采用常见的规则设计,而是直接将功能键的图形凸刻在机身内侧,在视觉上比较简洁美观,但一定程度上牺牲了手感和盲操时定位的便利。

控制按钮

不得不说,虽然对 WI-1000X 项圈的尺寸有一些心理准备,但实际拿到手后,其强烈的「存在感」还是超出了我的预料。首先,项圈非常坚固,自由缩放的空间很小,加之以金属外饰带来的视觉暗示,让人仿佛觉得稍微用力就会撅折。除了坚硬,WI-1000X 的项圈也很「粗壮」,特别是在两端处,由于加入了收纳线缆的凹槽,项圈向外凸出了一截,整体厚度达到了 1.5 厘米,相当于两部 iPhone 叠加的厚度还多。

这种壮实的结构设计必然会影响 WI-1000X 的便携性。第一次戴上这幅耳机时,我仿佛感到自己肩部长出了两个犄角,忍不住反复用手确认它们没有过分突兀,以至于在户外引来旁人注视。11 …

用 Apple Configurator 给 iOS 设备安装中文字体

随着 iOS 设备的性能和功能日渐强大,越来越多的人选择将其作为主力工作设备使用。然而,相比于桌面操作系统,iOS 在办公应用上的一大缺失就是无法自由安装字体。如果说系统内建的西文字体数量尚可满足需求,中文字体仅靠一个苹方撑场面的现状,显然是远远不够的。

俗话说得好,苹果关上一扇门,就会打开一扇窗;在自定义字体上,这句话同样适用。利用苹果提供的 Configuration Profile(配置描述文件)功能,我们就可以方便地控制 iOS 设备的一些隐藏功能,包括自定义字体。

此前,少数派上已经有借助 Workflow 安装字体的教程,App Store 上还有一款名为 AnyFont 的 app 专门用于满足这一需求。可惜的是,它们只能安装体积较小的西文字体,而无法正常安装 CJK 字体。1

但这个问题其实并不难解决。其实,针对描述文件的制作和安装,苹果提供了一个官方工具——Apple Configurator,并通过 Mac App Store 免费提供。借助该工具,我们就能方便地生成包含自定义字体的描述文件并安装到设备上。

更重要的是,由于 Apple Configurator 的本意是为企业和学校等机构提供一个批量部署 iOS 设备的工具,它对于批量、重复操作是非常友好的,这也就意味着能用较少的时间一次性安装好常用字体。

下面,我们以安装开源的 Source

如何不借助插件在全平台优化维基百科显示效果

维基百科对我们的重要性不言而喻,无论是在生活中还是学习中,如果要获取对某一话题的初步认识,维基百科一般都是那个最便捷且相对可靠的信息来源。

但或许是因为太过关注内容本身,即使在这个网页设计技术百花齐放的年代,维基百科的外观却与十年前没什么太大区别。如果说其页面设计上的素面朝天还可以美其名为「简约」的话,字体排印上的简陋就只能评价为「放任自流」了。特别是在阅读篇幅较长的词条时,那小而拥挤的正文字体总是让我的眼睛酸痛到怀疑人生。

维基百科简约(陋)的默认风格

正因如此,改善维基百科的阅读体验是一个「硬」需求。目前,常见的方法通常有两种。一是利用各浏览器自带的阅读模式。但是,这种方法的自定义灵活性较小,且依赖于浏览器的支持。主流的 Chrome 浏览器干脆就没有内置阅读器功能。二是利用浏览器插件,如 Stylish、Wikiwand 等。这种方法可定制性强,但加载插件需要消耗额外的资源。另外,这两种方法的共同弊端在于不具有跨平台性:配置好的阅读环境无法在不同电脑上同步,对于移动端也缺乏良好的支持。

其实,作为一个自带 geek 属性的服务,维基百科本身已经提供了强大的外观定制功能。利用这一功能,我们不仅可以在预置的几种主题间切换,而且可以自定义页面的 CSS、JavaScript,打造出最适合自己的维基百科外观。下文就介绍如何操作,并给出一些参考配置方案。

注意:维基百科的各项设置需要登录才能访问。注册过程非常简单,在此不赘。

登录后,点击页面右上角的 Preferences/参数设置 链接打开设置,然后切换到 Appearance/显示 选项卡。可以看到,维基百科共提供了五种皮肤供用户选择。然而,它们中的绝大多数都只会让本就简陋的页面变得更加复古……

听起来很芬芳的「科隆香水蓝」主题……祝你拥有愉快的一天

唯一比较符合当下设计审美的,大概只有 MinervaNeue 这款皮肤,它实际上就是维基百科移动版页面的桌面端移植。选中该选项,然后点击页面底部的 Save/保存即可应用该皮肤,其效果如下:

MinervaNeue 皮肤的效果

可以看出,界面的整洁度和可读性已经比之前高了不少。不过,这样的效果仍然不能让人完全满意。例如,字号还是过小,在电脑屏幕上看起来较为吃力;没有两端对齐,文本块的右侧边缘看起来不够整齐等。对有的用户而言,可能还希望换上自己喜欢的字体。要进一步完善效果,就要用到自定义 CSS 的功能了。

再次进入设置页面,点击 MinervaNeue 主题右侧的 Custom CSS/自定义 CSS 链接。由于我们是第一次修改该主题的样式,将会直接跳转到创建页面。

CSS 编辑界面

在代码框中输入下列内容:…

译文 | 会写代码的法官

按:Waymo 和 Uber 的知识产权纠纷还在发酵,引发行业持续关注。但或许少有人知的是,审理该案的法官本人也是一位「技术宅」,写了几十年的程序,其对技术细节的熟悉程度甚至让很多科技公司的律师汗颜。在法律与科技越发紧密结合的今天,这位「极客法官」的经历不仅极富趣味,更是对两个行业从业者的一种鞭策:闭门专攻一门学科已经不够,唯有两者兼修,才能在未来的市场上立足。

This story was first published on The Verge, written by Sarah Jeong.

2012 年 5 月 18 日,在加州北区的 William H. Alsup 法官主持的一次庭审中,甲骨文和谷歌的律师围绕着九行代码争论不休。甲骨文诉谷歌案(Oracle v. Google),一场关于谷歌是否抄袭了甲骨文的代码来开发 Android 系统的争议,正要结束第一次陪审团审理。

争议焦点集中在一个名为 rangeCheck 的函数上。在甲骨文测试的共计 1500 万行代码中,只有这一部分是「逐字逐句」抄袭的,每个字符都分毫不差。越是尽可能鼓吹 …

The Information 体验记——一年 399 美元能让你得到什么

知识付费在国内已经不是一个新鲜概念了。对于数十元一场的知乎 Live、199 元一年的「得到」栏目,人们的反应已经从半信半疑逐渐转为习以为常、乐于接受;在微信、微博上看到符合口味的文章时,很多人也乐于慷慨解囊,「打赏」金额不等的消费。但如果有一个每年要价 399 美元(约合 2650 元人民币)的订阅栏目,你又会是什么反应呢?会不会觉得这要么不现实、要么不会有市场?

但这样的媒体真的存在,而且活得很好。它的名字叫 The Information

尽管并不希望以价格作为噱头,但 The Information 为人所知的主要原因恐怕就是它的「天价」订阅费。的确,即使是在消费水平偏高的美国,多数「知识付费」类产品,如独立博客、播客的会籍,也大多在 5 美元上下,常见的所谓「每月一杯咖啡钱」的宣传口径即出自于此。相比之下,The Information 的月付价格却高达 39 美元。如果用咖啡来换算,恐怕可以直接把人灌醉了。

The Information 主页

The Information 创办于 2013 年,是一家位于旧金山的科技媒体,创始人、总编 Jessica E. Lessin 毕业于哈佛,曾在《华尔街日报》供职多年,在科技业内有着广泛的人脉联系。目前,该站有编辑十余人,订户包括 LinkedIn、Snap 等不少大牌公司的高管,据称 Facebook 的 Zuckerberg 也是读者之一。

我在 2016 年初就听说了 The …

用 Tiny Tiny RSS 自建 RSS 服务

1.1 为什么要考虑自己搭建 RSS 服务

Google Reader 在 2013 年的下线似乎标志着 RSS 黄金时代的结束。在那之后,虽然陆续出现过很多替代品,但 RSS 的地位已经被无限刷新的信息流、算法推荐等新技术逐渐取代了。

不过,尽管小众,RSS 仍然是不少极客用户获取信息的首选。的确,如果对信息来源要求苛刻且善加维护,RSS 仍然是高效获取信息的不二选择。当然,为了充分发挥 RSS 的优势,一个好用的 RSS 服务也是很重要的。但是,「好」的标准又是什么呢?

在多年日常将 RSS 作为主要信息来源之一、并尝试了多种主流的 RSS 服务之后,我认为一个合格的 RSS 服务应当满足下列要求:

  1. 同步及时;
  2. 订阅源管理便捷、支持导入/导出;
  3. 设计简洁、适合阅读、可定制;
  4. 客户端支持全面;
  5. 可自定过滤规则。

对于上述需求中的前几项,目前常见的 RSS 服务各有侧重。例如,最常见的 Feedly 在界面美观程度上较为突出,而 Inoreader 则在订阅源的管理上功能更为全面等,但并不存在一个全能选手。而至于最后一项需求,即自定规则对文章进行过滤,这些主流服务就显得特别「吝啬」了,要么不提供这样的功能,要么作为收费服务额外提供。…

Yoink for iOS 评测

Yoink 是上世纪随着《辛普森一家》(The Simpsons)动画的热播而进入英语词汇的拟声词。每当片中人物从别人那里一把抓来什么东西时,总是会喊一声「Yoink!」宣告得手。

iOS 11 中,随着 Drag and Drop(拖放)功能的加入,用户也终于可以随意地从各个 app 中「抓」走自己想要的内容,包括文字、图片、链接、文档等等。随之而来的问题是:抓来的东西该往哪放?实际操作中,我们往往并不能当即确定拖拽操作的目的地,或者想用来接收的 app 尚未打开,不方便一步拖动到位。一种解决思路是,给拖拽项目找一个临时的「停放地」,允许我们先把精力集中在收集上,事后再决定去向问题。

这正是 Yoink 要解决的需求。

在英文 app 圈中,Yoink 这类工具往往被统称为「shelf」(架子)类 app。顾名思义,它们的作用就是充当一个临时的「置物架」,临时存放我们想要收集却又未确定归属的内容。显然,它们的功能也就是围绕着项目从拖进到拖出的流程开发的。

Yoink 也不例外。如下图所示,其交互和功能可划分为输入—管理—输出三个前后相连的部分。下面,我们也按照这样的顺序介绍 Yoink 的使用。

Yoink 的功能和交互

输入

将外部数据导入 Yoink 有三种方法:拖拽、导入

论 iOS 11 上的 Drag and Drop

曾几何时,「交互简单」一直是 iOS 引以为傲的资本。WWDC 2007 上,乔布斯演示的点击(tap)、滑动(swipe)、捏合(pinch)三个手势惊艳了世界,也奠定了 iOS 交互方式的基本格局。此后,iOS 极少引入新的触摸手势。在 Android 世界中地位显赫的长按(long press),在 iOS 中的作用仅限于排列图标和唤出少量菜单而已;iOS 4.3 中为 iPad 引入的多任务手势,也因与 Home 键功能完全重合而无足轻重。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中,用户为掌握 iOS 所需学习的全部手势,都不超出其靠直觉即能自行探索的范围。

然而,这种单一交互方式带来的易学性「红利」,逐渐被其对操作效率造成的严重限制所磨蚀。特别是到了 iOS 9 时代,苹果大张旗鼓地为 iPad 引入分屏多任务功能,并在宣传中将 iPad 渲染为下一代生产力设备,向笔记本公然宣战。与此形成对照的是,app 间便捷交换数据和信息的手段却依然付之阙如。想要将文件从一个 app 传送到另一个 app,用户要么用繁琐的复制—粘贴两步完成,要么用发现性极低的分享菜单(Share Sheet);虽然也有开发者积极探索了 URL Scheme、Base64 编码等曲径通幽的方式,则因抽象难学,注定只能成为少部分极客用户的玩物。

iPad Pro 及其官方配件的问世一定程度上丰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