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叛逆的鸭子——DuckDuckGo 简介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DuckDuckGo 选择了一条逆流而上的道路。这注定是一个困难的方向:我们无从预判它带来的这份隐私能坚持多久,甚至无从验证它承诺的这份安全究竟有多可靠。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还有 DuckDuckGo 这样的「叛逆者」在波浪中奋力游动,互联网就不会变成隐私的荒漠。

译文 | 那些遍布互联网的阴招

阴招困局在短期内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一边是期待效率和便捷的公众,另一边是追求利润、长袖善舞的公司,双方仍将继续发生冲突。好在至少还有 Brignull 的网站和 Klein 这样倡导用户体验的设计师正在觉醒。我们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而有了意识,胜仗就打了一半。至于另外一半,就是如何在密密麻麻的条款里揪出隐藏的选项了。

译文 | 「技术故障」

扎克伯格已经对直播许下宏愿,即便可能带来的后果不会完全是他期望的。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直播上,Facebook 本身也只会更加引人关注。这可谓一个「始料不及」的典型案例:Facebook 想要将 Snapchat 的那种私密形态据为己有,结果却只是强化了自己作为公开平台的地位,给自己附上了新闻生产者的身份。而且,尽管这种变化对社会的好处显而易见,社会公众还是会希望 Facebook 变得更加透明——不管它自己是否愿意。

Understand WeChat The Hard Way

在微信里,少有的令我欣赏的一个细节并不是任何一个功能界面里的,而是那稍纵即逝的启动画面。被距地 4 万 5 千公里的阿波罗 17 号飞船上、80 毫米镜头的哈苏照相机拍下的地球漂浮在虚空中,笼罩着微妙而忧郁的蓝光;近处,一个背影远远地眺望着,身后的影子还没有延伸开,就淹没在一片漆黑之中。 其实,经过六个大版本、无数个小版本的迭代,现在的微信早已与最初的形态大相径庭,唯一被原样继承的,只有这个启动画面。从 UI 和 UX 设计的角度看,这个画面不可谓不是个「异类」,它既不与完全启动后的界面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什么传递信息的功能,唯一能解释其存在意义的,恐怕只有「展现情怀」这一项了。但在我看来,正是这个「无用」的界面,让我们回忆起微信初出茅庐时小而美的样子;正是这样一幅充满孤独感的画面,向我们提示着通讯软件最原初的功能:拉近距离、消解隔阂、排遣孤独。 而看起来,我们离这样的孤独越来越近了。

从密尔视角看中国网络空间自由

古人云,“告诸往而知来者”。网络空间是现实世界的延伸,网络自由的问题也是现实社会的矛盾冲突在虚拟环境中的进一步体现。因此,要解决网络自由的问题,就不能不从研究以往的自由理论入手。这方面,密尔的经典著作《论自由》可谓无出其右者。在这部发表于 1859 年的作品中,密尔用短小精悍的篇幅将其功利主义思想应用于社会和国家领域。书中,密尔试图解决自由和权威之间的边界问题,指出个人的行为只要不害及他人利益即得享其自由,同时批判了传统民主导致的“多数人暴政”问题。虽然密尔此书写于工业革命转型中的 19 世纪英国,但考诸当今中国,政治经济环境的巨变和思想文化的多元在互联网上得到集中反映,密尔的论述不仅不显陈旧,反而愈显其实践价值。基于此,下文将从密尔的思想出发,结合当前现状,从几个不同视角考察中国的互联网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