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ar in Review 2019 — 当数字生活与工作相遇

对我个人而言,2019 是充满变化的一年。这一年,我从美国回到国内,走出学校,走上了工作岗位。地理位置和社会角色的改变自然会反映在生活中。但或许是因为我习惯了比较简单而规律的生活方式,这些变化对我日常生活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大。相反,我生活中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数字生活——却因此迎来了不少新的挑战。而我过去一年的很多时间,正是花在了应对这些影响做出调整上。通过这篇文章,我想对自己目前为止的经验和思考做一次总结。

钥匙找不到以后

星期四晚上从图书馆回来,发现钥匙找不到了。找公寓管理员借来备用钥匙进门以后,发现房间里也没有。摸着口袋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出来的一个洞,估计大概率是丢在外面的,找回来的希望比较渺茫。查了一下学校公寓的管理规定,钥匙丢失需要直接换门锁,收费 $200 不还价,毫无疑问会是一笔大出血。好在借我钥匙的宿管是个亚洲脸,看起来比较友善,跟我说一天之内还回去就行,于是多出来 24 个小时苟延残喘的时间。

译文 | 对抗互联网的欧盟

本文以欧洲近期备受关注和争议的「链接税」立法动态为切入点,分析了为何传统思维指导下的互联网规制措施往往是无效的,甚至适得其反。作者认为,严厉的规制措施会给互联网行业造成高额成本,只有大型企业能够负担,因此反而会强化后者的垄断地位。接着,作者分析了新闻出版在互联网时代的新特征:信息富余导致的买方市场,指出有效规制也应当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从利用需求侧入手。作者认为,通过要求互联网公司提高透明度,能够提高用户的权利意识、促进其积极行动,由此造成的公关压力将有效迫使互联网公司做出改变

司考思考

本来想写成一个完整一点的文章,但是拖延症和懒劲一犯就搁置了,再说自己在这事上花的精力也不值得用完整的文章来记。但是零散记的几行字没别的地方放,简单排个版,就这样吧。

译文 | 会写代码的法官

Waymo 和 Uber 的知识产权纠纷还在发酵,引发行业持续关注。但或许少有人知的是,审理该案的法官本人也是一位「技术宅」,写了几十年的程序,其对技术细节的熟悉程度甚至让很多科技公司的律师汗颜。在法律与科技越发紧密结合的今天,这位「极客法官」的经历不仅极富趣味,更是对两个行业从业者的一种鞭策:闭门专攻一门学科已经不够,唯有两者兼修,才能在未来的市场上立足。

译文 | 英航诉欧共体委员会判决书

原告是联合王国(英国)最大的航空公司。该公司与在英国营业、并由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认证的旅行社达成协议,协议内容不仅包括代售原告航班机票的基本佣金,还包括三种独立的金钱激励机制,即“销售协议”“全球销售协议”和“绩效奖励方案”。原告的竞争对手之一,维珍航空有限公司(V Ltd)就这些金钱激励[机制]2向欧共体委员会提起诉讼。委员会决议,原告达成营销协议和绩效回馈方案(即奖金方案)的行为构成对其在英国航空旅行服务市场支配地位的滥用。委员会认为,这种奖励旅行社忠诚交易关系、对不同旅行社实行差别待遇的滥用行为,其目的和后果都是将原告的竞争对手排除出英国航空运输市场。原告向欧共体一审法院起诉,要求宣告委员会的裁决无效。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称,该公司各行为中的奖金方案具有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可导致将原告竞争对手排除出英国市场,故违反了《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构成滥用支配地位。原告提出上诉。 原告提出一审法院的判决有误,尤其是在得出奖金方案滥用支配地位结论的过程中,使用了错误的调查方法,因为被诉方案并不属于《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列举的范围,即限制生产、销售或技术进步,从而损害消费者利益。在各上诉意见中,原告辩称一审法院错误地判断了该方案是否具有“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从而导致排除竞争。 该上诉应被驳回。 《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对滥用行为的做的是不完全列举,其列举的行为仅仅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一些例子。因此,即使不属于上述例子中的任何一种,具有优势地位的企业提供的折扣和奖励也可能违反《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 因此,即便未根据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的标准进行推理,一审法院在该案中也未构成法律错误。而且,该院对系争奖励方案排除竞争效果的评估也未错误适用对案例法。对于判断本案中奖励方案是否具有可导致排除竞争的、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该院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从「斗鱼案」看网络游戏直播的著作权问题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新的技术手段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这些技术和模式与知识产权相遇时,就会引发很多新形态的纠纷,给法院裁判造成难题。本案中,法院判决中存在不少值得商榷之处,究其原因,正是因为那种针对传统著作权主体的思路,已经不适应分析互联网条件下著作权关系的需求;那种针对不同著作权客体严格分类加以保护的方法,在日新月异的作品形态面前,已经显得过于僵硬。面对互联网带来的新问题,法官不应拘泥于法条文字,而应灵活运用体系解释、扩张解释等工具,以开放的心态作出裁量。 也应看到,我国是成文法国家,法官在适用法律时遇到的困难,本质上反映的是法律自身存在的缺陷。例如,如果“视听作品”的内涵能够得到扩展,那么论证游戏画面是否构成作品或许就不会存在那么多争议和弯路;如果“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交互性特质能有所宽松,那么本属于著作权争议的游戏直播侵权就不用频繁求助于竞争法。面对不断发展的现实,诉诸兜底条款或者原则性规定固然是一种妥协之道;但要鼓励技术创新、扶植产业发展,法律还需走出传统思维的窠臼,充分体现时代发展的趋势。

《喀提林阴谋》书评

喀提林阴谋最后以叛军溃败、喀提林战死告终。吊诡的是,撒路斯提乌斯在描写这场战役时,一改之前对喀提林的贬斥,开始用起许多西塞罗都不曾享有的赞美之词。在撒氏笔下,喀提林的军队是勇敢的,他本人也兼具勇敢士兵和优秀统帅的品质,殊死搏斗,直到战死在敌人最密集的地方。当镜头最后停留在喀提林身上时,他「还在轻轻地喘着气,脸上表现出在他生前给他以鼓舞的一种坚强不屈的精神。」这固然体现出一种公正的治史观,但我们也不难从中读出一点弦外之音来:历史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样正恶分明,这场战争也没有真正的赢家。故事到此结束。至于硝烟散后,人们如何评价喀提林和西塞罗,罗马在这次风波后又会经历怎样的变化,撒路斯提乌斯没有继续往下写。 但他又分明写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