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Productivity

Year in Review 2019 — 当数字生活与工作相遇

对我个人而言,2019 是充满变化的一年。

这一年,我从美国回到国内,走出学校,走上了工作岗位。地理位置和社会角色的改变,自然会在生活中有所反映。但或许是因为我习惯了比较简单而规律的生活方式,这些变化对我日常生活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大。

相反,我生活中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数字生活——却因此迎来了不少新的挑战。而我过去一年的很多时间,正是花在了应对这些影响做出调整上。通过这篇文章,我想对自己目前为止的经验和思考做一次总结。

一、一次失败的叛逃经历——macOS 和 Windows 双平台办公记

(一)两个契机

在去年以前,Windows 已经是我一个渐行渐远的记忆。和很多同龄人一样,我也是在 Windows 环境下完成了对电脑的启蒙。但自从带着 MacBook 上大学以后,我就很久没有主力使用过 Windows 设备。

不过,去年的两次契机,却让我在多年后重新捡起了对 Windows 系统的学习。

先是在去年四月,我筹划为自己的房间添置一台小主机。主要的目的是拿它当软路由,以及外出时充当 iPad 的远程桌面。最初的计划是继续选择熟悉的 Mac,买一台刚获得重大更新的 Mac mini。但在调研的过程中,体积更小、成本更低、配置更灵活的 Intel 第八代 NUC 意外进入了我的视野。就这样,我迎来了自己很久以来的第一台 Windows 设备。

用作软路由的 Intel NUC8I5BEH
用作软路由的 Intel NUC8I5BEH

但更重要的契机还是在九月。参加工作后,单位为我配发了一台 ThinkPad X390 作为办公电脑。本来,我并不介意背着 MacBook …

10.5 寸 iPad Pro 的学术应用体验——兼论 iPad 的「生产力」迷思

「iPad 与生产力」是一个长盛不衰的话题。每次 iPad 硬件或 iOS 软件迭代,都会促使这个话题被重新翻出来讨论。今年适逢 iPad Pro 和 iOS 11 同步更新,「生产力」再次成为热词也毫不奇怪了。

然而,iPad 生产力讨论了这么多年,似乎从来没有一个定论。说到底,症结在于我们对于到底什么是生产力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认识——如果讨论都不存在一个共同的基础,观点分裂就再正常不过了。何况,「生产力」本身就是一个相对模糊的概念,不同用户在不同语境下可以作出不同的解读。

其实,中文语境下的「生产力」一词多少有些误导性质,本身听起来很玄乎,似乎如果不「生产」出些什么,就没有生产力可言;这就将很多用户排除于讨论之外了。但从生产力对应的英文原文 productivity 来看,其更常见的翻译应当是「效率」,App Store 也以此作为 app 的一个类别。从这个角度理解,对相当数量的用户而言,所谓生产力无非就是一种方便或高效地完成给定任务的方法或能力

当然,不同层次的用户对生产力的要求不同。学生、职场人士看重资料的检索阅读和文档的编辑管理;内容生产者看重创作工具的丰富程度和多媒体文件的兼容性;程序员等传统意义上的「Power User」则往往偏好更高的性能。但无论需求如何变化,对便捷和效率的追求是共通的——它们是衡量生产力的尺子。说到底,如果 iPad 能提高我们处理事务的便捷程度和效率,那就是「适合生产力」;反之,就是「不适合生产力」。

不同层次的「生产力」

以我自己为例。作为文科专业的学生,我对计算设备的需求主要集中在于阅读和写作两大方面。之前的近三年时间中,我一直尝试使用 iPad Air 2 来实现这些需求。应当肯定,这是一部相当令我满意的设备:轻薄的设计保证了便携性和长时间阅读的舒适度,颇具前瞻性的配置也使其在服役一千多天之后仍然不显疲态。不过,iPad Air 2 仍然留下了一些遗憾,也正是这些缺陷促使我升级到了 10.5 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