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 对抗互联网的欧盟

本文以欧洲近期备受关注和争议的「链接税」立法动态为切入点,分析了为何传统思维指导下的互联网规制措施往往是无效的,甚至适得其反。作者认为,严厉的规制措施会给互联网行业造成高额成本,只有大型企业能够负担,因此反而会强化后者的垄断地位。接着,作者分析了新闻出版在互联网时代的新特征:信息富余导致的买方市场,指出有效规制也应当顺应互联网发展趋势,从利用需求侧入手。作者认为,通过要求互联网公司提高透明度,能够提高用户的权利意识、促进其积极行动,由此造成的公关压力将有效迫使互联网公司做出改变

译文 | 「想哭」(WANNACRY)的商业模式

WannaCry 病毒爆发后,舆论一方面惊叹其波及范围之广、危害之大,一方面也对谁来承担责任产生了分歧:责备微软修补不力者有之,慨叹用户惰于更新者有之,怪罪美国政府泄漏漏洞者亦有之。本文作者则另辟蹊径,在一一分析上述因素并非本质问题的基础上,指出软件行业根深蒂固的「付费在先」模式才是幕后的罪魁祸首——它不仅使用户误以为安全保障是软件价格中的应有之义,也让厂商缺乏长期维护的经济动机,这才让一些长年潜伏的漏洞迟迟得不到修补,最终导致安全危机集中爆发。在此基础上,作者指出将软件服务化(SaaS)才能给各方提供最大的正向激励,既确保厂商的持续经济来源,又保障用户时刻保持更新,因此是正确的发展道路。抛开文中的个别预测是否在近期具有可操作性,本文这种追根溯源的思路的确具有参考价值。

译文 | 科技现状:2016 年末

科技行业的风险在于,我们现在正是那些「现存者」:我们把赌注押在维持现状上,为自己开发产品——我们是自己最合适的顾客。然而,这么做就是把未来拱手让给了草根——那些在现存体制下无可失去的人,会无可避免地建立起新秩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上面提到的那些公司,那些为所有人服务的公司。是它们使人类运用创意和才智、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成为可能。我知道在这样的历史时段中,这么说可能有些乐观了。但现实就是新的世界秩序无可避免,问题只是它将由谁来建立。

译文 | 「技术故障」

扎克伯格已经对直播许下宏愿,即便可能带来的后果不会完全是他期望的。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直播上,Facebook 本身也只会更加引人关注。这可谓一个「始料不及」的典型案例:Facebook 想要将 Snapchat 的那种私密形态据为己有,结果却只是强化了自己作为公开平台的地位,给自己附上了新闻生产者的身份。而且,尽管这种变化对社会的好处显而易见,社会公众还是会希望 Facebook 变得更加透明——不管它自己是否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