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 Shell 脚本制作签字页

在我目前的工作中,一项常见但繁琐的任务就是制作文件的「签字页」。这些步骤本身都毫无难度,但逐个操作下来仍然麻烦且易错。之前,我虽然一直有 DIY 一个自动化方案的想法,但总是因为时间有限和自己懒等原因未能实现。但在今天又一次被制作签字页的任务羞辱之后,我终于决心长痛不如短痛,花了一个下午把这个想法付诸实践。

为 Magic Mouse 辩护

之前,「批评苹果的鼠标就是政治正确」的主流观点影响,我从来没有主力使用过 Magic Mouse,并且多次劝服身边有意入手的朋友避开这个「大坑」;与 Magic Mouse 仅有的接触——在零售店短暂的一两分钟试用——也进一步强化了这种先入为主的印象。直到上个月,我被约稿写一篇对比 iPadOS 下指针输入设备的文章,在公款报销的「利诱」下,从闲鱼收了一个二手 Magic Mouse 开始体验。如那篇文章所说,在 iPad 上,Magic Mouse 的功能表现是不尽人意的;但考虑到它一贯的糟糕口碑,这样的结论也并不让我意外。但既然鼠标已经在手,难免也要试试和 Mac 搭配使用的效果如何。结果,这次无心的尝试却完全颠覆了我对 Magic Mouse 的刻板印象,并让它取代 Magic Trackpad、成为了我用来操作 Mac 的最常用设备。

从邮件通讯的流行谈起

和时尚界类似,科技行业似乎也时常出现「复古」的风潮——沉寂的旧技术被发掘出新用途、重新走入聚光灯下,开拓出新的市场和商机。2018 年,在 Facebook 泄露信息等事件的催化下,RSS 这项有二十多年历史的资讯订阅技术,就突然重获科技媒体的关注,被誉为未被算法污染的净土;我还撰文探讨「RSS 的复兴」这个一度热门的话题。不过,当时被我忽略的是,另一项更为古老的技术——电子邮件也在悄悄积累势能。不知从何时起,邮件通讯(newsletter)已经成为社交媒体和新闻 app 外,获取资讯的另一个流行选择。

若饭 2.9 和 3.7

最近在家办公时间比较多,伙食问题难免要多费神。虽然一直尽可能自己动手做饭,但毕竟厨艺有限,做多了终归会黔驴技穷。年前曾经趁打折买了一批饮料版和固体版若饭,但为了省事扔在了办公室,也不想专门跑一趟去拿。想到之前还没有试过他们的粉末版产品,就买了两罐粉末版 2.9 版尝试。另外,若饭最近还把饮料版产品线升级到了 3.7 版。

Year in Review 2019 — 当数字生活与工作相遇

对我个人而言,2019 是充满变化的一年。这一年,我从美国回到国内,走出学校,走上了工作岗位。地理位置和社会角色的改变自然会反映在生活中。但或许是因为我习惯了比较简单而规律的生活方式,这些变化对我日常生活的影响,并没有想象中来得大。相反,我生活中的另一个重要部分——数字生活——却因此迎来了不少新的挑战。而我过去一年的很多时间,正是花在了应对这些影响做出调整上。通过这篇文章,我想对自己目前为止的经验和思考做一次总结。

iPod touch — My Apple Product of the Decade

前两个星期,国外苹果圈掀起了一阵评选「十年间最重要的苹果产品」的热潮。在果圈名流们的评选结果中,MacBook Air、iPad Air、iPhone 4 等重磅产品意料之中地榜上有名。令我稍有些意外的是,尽管参与点评的人不少、提名的产品也覆盖了苹果大多数品类,但似乎始终没有人提到 iPod touch。

My Alfred Themes

Today I finally decided it’s time to swallow the bullet — too many built-in actions in LaunchBar have been broken by Catalina to keep me in its orbit. I installed Alfred and started my self-inflicted journey upward along its learning curve. The culture shock aside, I’ve been pretty impressed by the granularity and flexibility of Alfred’s theming options. So, here’re some outcome of an charlatan designer’s tinkering. I hope you can enjoy them. If you don’t, kindly don’t tell me and let me enjoy them alo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