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饭固体版 v1.7

今天收到了若饭前不久更新的固体版 v1.7。

之前,在少数派商店买过 1.5 版,尝试后感觉虽然不算惊艳,但口味亦可接受,且成本方面确实比海淘 Soylent 有很大优势,便续购了几次。上周吃完存货,准备再买一点时,却发现各个渠道的 1.5 版都缺货或者下架了。搜索后,才知道是官方更新了 1.7 版配方。出于好奇,我便直接下单了。

(这次购买过程还出了些乌龙:我的订单是两箱 20 块装的 1.7 版,结果官方商店第一次给我发来的是两盒 1.5 版,而且还是零售装的小盒……收到后颇有一种「你在逗我吗」的错愕感。好在售后态度尚可,反映后当天就顺丰补发出来了。)

对于 1.5 和 1.7 版的区别,我根据官方提供的数据做了些换算,见下图。两个表格分别从成本和营养成分角度对比了新旧版本。

可以看到,好的变化在于纤维、蛋白质的含量都提高了,而糖分、脂肪的含量则下降了(当然,这里说的「好」是相对的,是否有益还取决于各营养素整体的均衡程度和不同个体的需求)。但另一方面,新版提供能量的密度(单位重量含有的热量)和「性价比」(单位价格对应的热量)都有一定程度的下降。

晚上,我各吃了两块 1.7 版和 1.5 版,将两者做了对比。

口感方面,新版确实比旧版「松软」了不少,应证了宣称的改进。但至于这是否足以像官方宣传那样,让固体版若饭从「饼干」变为「糕点」,我暂时持保留态度。毕竟,「糕点」并不简单地是软化的饼干,而往往还有更丰富的层次;1.7 版在我看来暂时还没有达到这样的水平。

此外,我之前发现 1.5 版有严重的口感不统一问题:同一箱饼干中,常常是某一袋明显偏硬、而另一袋明显偏软,表明厂商对生产工艺的控制能力有待提高。由于样本数量不足,我暂时无法判断 1.7 版是否解决了这个问题,有待之后补充。

口味方面,官方宣传此次加入了苹果果酱和豆沙,因此将会比之前更「好吃」。不过,我在尝试时并没有明显吃出这两种材料的味道,反倒感觉有些类似葱香的口味,但从成分表中并不能看出是从何而来。个人而言,我并不排斥更新后的口味,但也不认为它优于原来那种纯粹到有些寡淡的奶香味;「丰富」可能是比「好吃」更严谨的表述。

整体而言,若饭固体版这次更新给我的印象是不过不失。相比于只是风格微调的口味和口感,更重要的变化可能在于营养成分,但这就不是我今晚一两口能尝出来的了。…

My Alfred Themes

Today I finally decided it’s time to swallow the bullet — too many built-in actions in LaunchBar have been broken by Catalina to keep me in its orbit. I installed Alfred and started my self-inflicted journey upward along its learning …

如何在 Word 文档的同一段落内插入自动编号

在使用 Word 编辑文档的过程中,我们经常会遇到需要在一段话内列举带编号项目的情况,例如:

鼓励网络信息内容服务平台坚持主流价值导向,优化信息推荐机制,加强版面页面生态管理,在下列重点环节(包括服务类型、位置版块等)积极呈现本规定第五条规定的信息:(一)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首页首屏、弹窗和重要新闻信息内容页面等;(二)互联网用户公众账号信息服务精选、热搜等;(三)博客、微博客信息服务热门推荐、榜单类、弹窗及基于地理位置的信息服务版块等;[…]

在这些场合,编号的输入和修改是比较繁琐的。如果编号项目的总数只有两三个,工作量还能忍受;但如果数量达到两位数,逐个手敲就很低效了。特别是对于中文文档,在段落中输入 (1)(a)(i) 这样的字母、数字编号,还意味着需要在中英文状态下来回切换。如果后续修改中不幸要删除列表中的某一项,也就意味着要手动修改它之后的每一个编号,更加耽误时间。

在多段落列表中,这些麻烦是不存在的——只要用现成的自动编号功能就行了。然而,自动编号并不能在同一个段落中使用。

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在段落内部就无法实现自动编号。解决方法就是使用 Word 的(field)功能。

关于「域」在 Word 中的含义和使用方法,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有所介绍,这里不再重复。简言之,所谓的「域」就是一个占位符,它的作用是告诉 Word「显示的时候把我换成别的东西」。

这里,我们要使用的是 SEQ。如名称(SEQuence)所表明,它的作用就是产生一个数字「序列」。但与自动编号不同的是,SEQ 域可以在同一段落中多次出现,且位置不限于段落开头。因此,通过在段落中插入多个 SEQ 域,就可以实现段内自动编号的效果。

通过 SEQ 域插入编号:基础操作

我们首先通过一个简单场景——插入形如「(一)、(二)、(三)」的段内序号——来熟悉 SEQ

一次「买椟还珠」的选择——得到阅读器体验

在我的心目中,电纸书一直是种非常「佛系」的产品。

之所以这么说,首先是因为电纸书缓慢的迭代速度。与争相堆砌参数、唯恐不能快人一步用上最新硬件的手机行业相比,以 Kindle 为代表的电纸书产品始终不离不弃地用着飞思卡尔的单核处理器(2019 年更新的 Kindle Oasis 3 终于用上了双核处理器)、512MB 内存这样的「古董」级配置,显得格外不思进取。

佛系的产品也培养着佛系的用户。正是因为电纸书代际之间的变化有限,用户也就很难产生强烈的升级动力。相反,多年前的经典型号不仅不容易在硬件上显得落后,反而可能因为设计上的亮点而继续保值、持续吸引购买——十年历史的 Kindle DXG 至今还有一批拥趸;一代 Kindle Oasis 因为轻薄的机身和高质量的皮套收获不少好评,甚至成了二手市场上的「理财产品」。「早买早享受」「买新不买旧」这种普适于大多数码产品的箴言,放在电纸书市场似乎并没有什么说服力。

我陆续用过的 Kindle Voyage 和 Kobo Aura ONE,放在今天仍然堪用
我陆续用过的 Kindle Voyage 和 Kobo Aura ONE,放在今天仍然堪用

但近两年,电纸书这块清净之地终究没能避免红尘的纷扰。以博阅文石等为代表的国产厂商开始大量推出基于 Android 系统的阅读器,在产品数量、迭代速度、宣传思路上都有向手机行业看齐的倾向。而随着互联网企业将在内容领域的布局向硬件方向延伸,电纸书也成了不少大厂新看中的机遇。一时之间,平静的电纸书市场似乎走上了发展的快车道。

不过,尽管我对这类新涌现的 Android 电纸书保持着兴趣和关注,但也一直没有哪款产品让我产生很强的购买动力。毕竟,Android 系统固然有万般好处,也不是点石成金的法宝。如果没有相应的研发、维护实力,简单地给电纸书装上 Android 系统,不仅无法发挥智能系统的扩展性,反而会破坏电纸书原有的纯粹和省电等优势,而国产数码产品往往正是硬件参数有余、软件优化不足。既有产品普遍停留在低版本 Android …

走向主流的尝试——Aftershokz Aeropex 评测

我很少有过告别一件数码产品以后又重新买回来的经历,但 Aftershokz 的骨传导耳机让我开了次例外。

2017 年底,我收到了 Aftershokz 送测的前代产品 Trakz Air,那也是我初次接触骨传导耳机。一周左右的试用给我留下了相当不错的印象,我甚至在寄回样品后认真考虑过购入一副自用。只是当时正值此前热炒的 AirPods 终于稳定供货,我便也未能免俗,优先选择了尝鲜。

但事实证明,AirPods 并没有在各个方面胜过 Trakz Air。当我体验了在马路边靠捂紧耳朵来避免错过播客中的关键片段,在跑步机上冒着摔跤风险摘下汗湿的耳机擦拭,和电话打到一半因为没电而匆匆挂断以后,就明白了外观上的「真无线」和体验上的「无拘无束」,并不总是一致的。

时间来到今年上半年。服役十几个月的 AirPods 电池已经逐渐显出疲态,后续型号的更新幅度也不太能说服我为之重复买单。就在这时,我偶然看到了 Trakz Air 的一次促销,便毫不犹豫地把这副阔别一年多的耳机迎了回来;它也在之后的几个月中成为了我使用率最高的耳机。但我没有注意到的是,同样是在上半年,Aftershokz 已经发布了 Trakz Air 的后续型号 Aeropex。因此,当我上周得知有试用机会的时候,便没有迟疑地接受了,希望亲自体验这项让我抛弃了 AirPods 的骨传导技术在两年间获得了怎样的进步。

Aeropex 包装内容

注:骨传导耳机的原理和声音特点,我在之前的文章中已经有所涉及,很多内容仍然适用于新的 Aeropex,后文一般不再重述。本文将主要侧重于比较 Aeropex 与上一代产品的差异之处,并在当前无线耳机市场的背景下评论其优缺点。)

外观与设计

拿到 Aeropex 后,第一印象就是外观明显更加紧凑了。和上一代产品叠放在一起时,Aeropex …

用邮件合并为 Word 文档批量配图

引言

在 Word 文档中插入图片是再日常不过的操作之一。然而,如果你有过批量向 Word 中插入图片的经历,那大概不会是什么令人愉快的体验——不仅要考虑粘贴格式、文字环绕等千奇百怪的格式问题,还要应对 Word 顽疾一般的卡顿和崩溃。这些软件缺陷经常能让加图片这类本不费工夫的操作变成一种煎熬。

设想这样的工作场景:你的老板准备对三国公司进行投资,但在此之前想对它的三个子公司——魏国公司、蜀国公司和吴国公司——进行调查,看它们是否在几家主流假新闻媒体——《扭腰时报》、《花儿街日报》和蓬勃新闻——上有过负面报道。为此,你被要求在上述媒体的网站上搜索三家公司的相关报道,并将搜索结果截图,分类汇总到一份报告中。

上面的任务只涉及三家公司和三个网站,加起来也不过需要创建 3 个文档,插入 9 次图片。但如果需要调查的是 30 家公司和 30 个网站呢?逐一手工创建文档并插入图片似乎就不是明智的做法了。且不论操作繁琐和浪费时间,忙中出错的机率也会大大增加。

有没有什么更省事的方法——比如,能不能只提供图片素材和文档模板,剩下的配图工作让机器自动完成?答案是肯定的,方法就是借助 Word 内建的自动化工具——邮件合并

这个答案听起来可能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发邮件和插入图片有什么关系?实际上,邮件合并是一个「名不副实」的功能。它的作用是以一个模板为基础,批量将用户提供的信息填入留空位置。之所以被称作「邮件合并」,是因为其最主要的使用场景之一就是制作群发邮件——内容相同、只有称呼等部分因收件人而异。

但邮件合并功能的潜力并不止于填写收件人;它能填写任何文本变量。另一方面,Word 文档中的图片不仅可以直接嵌入在文件中,也可以是指向外部文件(包括本地和远程)的链接。而既然链接的本质是文本,我们就可以通过插入文本的方式插入链接,进而实现插入图片。这样,邮件合并和插入图片间的桥梁就被打通了。后文就以上面设想的工作场景为例,说明如何使用邮件合并功能批量插入图片。

一、准备工作

在正式使用邮件合并前,需要先做一些准备工作。

  1. 按一定的命名规律收集资源文件。 这实际上应该是任何资料收集工作都应遵循的原则,只是对于自动化操作来说格外重要。例如,在上面的情境中,我们可以将针对魏国公司的三张截图分别命名为 1-NYT.png1-WSJ.png1-BBG.png,而将针对另外两家公司的截图各自以

Soylent 一年体验记

8 月 7 日晚上,我从柜子里掏出最后一瓶 Soylent,解决了回国前最后一顿晚饭。

过去一年,我在美国上学。一人在外,饮食是一个不算简单但又必须解决的现实问题。对于被烹调考究的中餐「惯坏」了的中国学生而言,美式食物的简单粗暴更是为适应饮食环境增加了一份额外的阻力。结果,他们要么走上大厨之路,自寻原料在异乡发扬中华美食文化;要么成为外卖常客,靠牺牲更多成本找回家的味道。

而我找到的答案是 Soylent

我买过的一些 Soylent
我买过的一些 Soylent

很多人可能已经对 Soylent 有所耳闻。简而言之,这是一种以豆制成分为主要原料,人体所需的能量和营养素为模板,调配出的一种液体代餐。理论上,Soylent 可以完全代替传统食物。如果这种理念在你听来有些疯狂和极端,这也正是为什么 Soylent 能吸引广泛的关注度;它也正是靠着这种看似「极端」的产品,在四五年内发展成了一家年销售额千万美元级别的公司。

过去一年中,Soylent 大约为我解决了近 1/3 的日常饮食需求。我对 Soylent 的认识,也从一个只在新闻里听说的概念产品,深化为了一种优缺点都很明显、但仍不失有趣的新型食物。这里,我想分享一些对 Soylent 的体验和评价,供同样对这类产品有兴趣的人参考交流。

为什么吃 Soylent

但凡说到选择吃 Soylent 这样的代餐,似乎总少不了一个解释「为什么」的环节:世界上好吃的东西千千万万,为什么非要磕代餐呢?

一个最功利但也最务实的回答是成本考虑。这一点在饮食相对丰富且低廉的国内可能不显著,但在美国则非常不同。美国一顿普通的午餐成本大约在 10 美元上下(因城市而异);即使选择街边餐车出售的廉价食物,至少也需要 5 到 8 美元。相比之下,Soylent 最贵的饮料版也只要(尽管这个「只」字或许需要打引号)3 美元略多;如果选择粉末版自行冲泡,成本可以进一步降低到 2 …

使用 Calibre 的命令行工具下载新闻

Calibre 具有完善的新闻下载功能,可以从各种媒体的网站抓取最新的文章并生成电子书文件。得益于开源社区的贡献,它还内置了针对一千多个不同网站编写的配置方案(称作 recipe),并且更新非常及时。

但是,Calibre 的图形界面非常简陋且经常卡顿,使用起来体验较差。如果要使用定时下载新闻的功能,还必须保证软件一直在后台运行。另外,如果想在 Linux 服务器上运行 Calibre,一般也没有图形界面可用。

Calibre 一言难尽的图形界面
Calibre 一言难尽的图形界面

因此,使用命令行来下载新闻是更快捷、通用、且适合自动化的做法。本文将介绍用 Calibre 的命令行工具下载新闻的一般方法,然后在此基础上说明如何配置自动运行,并将下载好的文件通过不同方式传输到其他设备上阅读。

基本用法

Calibre 在命令行中的新闻下载功能是整合在其格式转换命令 ebook-convert 中的。其基本用法是:

ebook-convert "Title of news source.recipe" outputfile.epub

其中,第一个参数是 recipe 的名称。不过,Calibre 在文档中没有指出的是,在使用内置方案时,Title of news source.recipe 不是指内置方案的文件名,而是指新闻网站的全称,.recipe 不是扩展名,只是一个后缀。只有在找不到对应的内置方案时,Calibre 才认为该参数是自定义方案的绝对路径。…

译文 | 推荐信:小划艇

Photo illustration by Susan Derges

我最开始学划船,是为了逃离我亲爱的家人。那些夏日的周末,我们家是在一艘快要腐烂的木帆船上度过的。这差不多就是一辆水上漂的房车,我们驾着它沿着缅因州的海岸上下穿行,只是不太方便离船过夜。哪个人要是想要一点空间或者隐私,就会钻进一艘划艇——船尾拖着的小船——然后划到一座没人的小岛上,盯着岩石、放空头脑。大船的前任主人给它起名叫「二次机会」;为了纪念我们偶尔彼此分开、恢复平静的需求,我们给小船起名叫「最后机会」。

小划艇尽管用途在于救援、往往依附于大型船只,却是一群小暴君。它们要求乘客举止谦逊,还要对浮力和物理学有基本的掌握。划艇是窄小、轻盈、喜怒无常的,所以要是笨拙、莽撞、或者自大的人坐了上去,就会摇摇晃晃。这种人会遭到惩罚,而且罚得很重,特别是在缅因这种六月份海水均温十二三度的地方。我每次都小心翼翼地坐进「最后机会」,把重心维持在中央。我蹲伏着,仿佛是在躲避炮击,因为海雾中的礁岩恍若战舰。无论多晕、多累、多烦、多怕,我都会遵守小划艇最严格、最牢固的原则:永远别站着。

无论当时还是现在,我都知道自己在小划艇上必须保持谦卑、冷静和平衡,尤其是在海浪咆哮、假想中的敌人人多势众的时候。否则,我就可能会翻船、落水、或者淹死。

学习小划艇必须允许自己违背逻辑。你得首先接受一个看似不合效率的事实:要让小船向前走,你得背着坐、面向船尾,因而始终看不到自己在驶向何方。在我一人划船、没有乘客帮我维持航向的时候,我学会了让船头指向目的地,然后找一个身后的目标物(严格来说是面对着我的目标物,因为我是背着坐的)——一棵树、一个浮标或者一块岩石——保持船尾中央和它对齐。

简而言之,我的过去——哪怕是我努力想忘掉的过去,就像我想忘掉那座远看很美、一上岸就淤泥及膝的小岛一样——能帮助我驶向一个更好的未来。

一旦学会了划船,它就可以发挥治愈的作用。我过得最顺利的,是在那些形成了稳定的自我节律的时候。因为如果失去了节律和与自我的接触,忘记了把那棵「树」维持在中央,我就会犯错。错误很多时候是无从察觉的;我只是慢慢、慢慢地偏离了航道,直到突然之间就(看起来是)莫名其妙地到了一个和目的地南辕北辙的地方。

但要怎么逃离这样的命运呢?方法就是不要把「逃离」当作首要目标。成年以后,我渐渐理解了划船跟投飞镖不是一回事,它的目标从不只是击中靶心。相反,划船提供了一个机会,让我定期发现和评估自己的不平衡,而这种不平衡很多是经年累月不经思索的行为导致的。如今,如果去划船时难以找到节奏,我会尽量不沮丧于自己的下意识选择,不沮丧于这些选择导致的、看似不可弥补的歪斜。相反,我乐于将自己新形成的认识应用到情感生活、职业生活,或者实际就是生活的方方面面中。

如果你从来没有划过船,一开始学起来可能有点困难,特别是因为会划船的人让人觉得划船很容易。如果你拉船桨力度不均、角度不低,就可能让它们从桨架里崩出来。而如果一只桨戳得太深,它就可能卡在水里,让水涌进船的一边。我的建议是:如果你觉得划船很难精通,那是因为没有接受自己内在的不平衡。这种不平衡是永远不会消失的,所以你必须学会不停矫正它,正如观星导航的水手在描绘航线时知道要不停矫正一样。因为北极和北极星不是、也永远不会是一回事。

如果你想让划船的挑战不那么孤独,就把你遭遇情感困境的朋友带到船上,绕着一座小岛划行。最有助于解决困境的方式,莫过于相向并坐在小船上,让水把你们和这世界、和世上大大小小的苦恼隔绝。或者,你也可以试着独自度过这段时光,把自己当作那位有困难的朋友。起风之前的早晨是最合适的,因为那时水平如镜,能助人反省。你可以一边望着自己的过去向后退去,依靠它的逐渐消失来定向,一边自问任何困难的问题。你看不到前方有什么等着自己。可是,在岩石和树的帮助下,你还是能找到目标。你可以让自己释然:这并不是我找对方向的最后机会。


关于作者:Heidi Julavits 是一位作家,最近的作品是《折叠的钟》(The Folded Clock)。她上一篇在《纽约时报杂志》的文章是去大盐湖螺旋堤(“Spiral Jetty”)的游记。

本文原文发表在 2019 年 7 月 7 日的《纽约时报杂志》上,原题为《小划艇》(Dinghy Rowing)。…

译文 | 推荐信:程序排错

按:《推荐信》(Letter of Recommendations)是《纽约时报杂志》的固定专栏之一,每周选取一件事物或一项活动进行「推荐」,栏目副题是「颂扬被忽视或低估的物件和体验」(celebrations of objects and experiences that have been overlooked or underappreciated)。除了本周的「程序排错」,近期获得推荐的对象还包括「洗碗」「迷信」「偷听」「陪审」「开渠」等。


我在软件行业工作,这意味着我活在一个由计算机代码统治的世界里。这些代码很多是私有、保密的。你看得到它的运行成果,却看不到它的运作方式,除非你在开发这个软件的公司上班。

然而,有些代码的工作方式是看得见的。如今世上很多东西的运行依赖于「开源」代码,开源的意思是根据代码许可条款,它是免费且可以重复使用的。Firefox 浏览器,以及 Chrome 和 Safari 浏览器的主要组件都是开源的;一些操作系统整个都是开源的,macOS 的核心部件亦然;还有服务器软件,它们支撑着我们的数字云端,为手机提供数据,将我们包裹在或好或糟的环境中——这些软件大多数也是开源的。如果你是在网上读这篇文章,那你几乎肯定就正在使用开源代码。

开源殿堂的大门永远都是敞开的。你可以通过 GitHub 这类网站(建立在称为 Git 的版本控制软件基础上;Gi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