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 科技现状:2016 年末

科技行业的风险在于,我们现在正是那些「现存者」:我们把赌注押在维持现状上,为自己开发产品——我们是自己最合适的顾客。然而,这么做就是把未来拱手让给了草根——那些在现存体制下无可失去的人,会无可避免地建立起新秩序。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更多上面提到的那些公司,那些为所有人服务的公司。是它们使人类运用创意和才智、建立新的世界秩序成为可能。我知道在这样的历史时段中,这么说可能有些乐观了。但现实就是新的世界秩序无可避免,问题只是它将由谁来建立。

译文 | 那些遍布互联网的阴招

阴招困局在短期内还没有明确的解决方案。一边是期待效率和便捷的公众,另一边是追求利润、长袖善舞的公司,双方仍将继续发生冲突。好在至少还有 Brignull 的网站和 Klein 这样倡导用户体验的设计师正在觉醒。我们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存在,而有了意识,胜仗就打了一半。至于另外一半,就是如何在密密麻麻的条款里揪出隐藏的选项了。

译文 | 我刚删了 iPhone 里一半的应用——你也该删

沃特·莫斯伯格(Walt Mossberg)是美国知名的资深科技记者,现在科技媒体 The Verge 担任执行编辑,兼任 Recode 的总编,并在两站上设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每周专栏,内容主要为科技评论和设备评测。本文译自他 2016 年 7 月 20 日发表在该专栏中的文章《I just deleted half my iPhone apps — you should too》。

译文 | 「技术故障」

扎克伯格已经对直播许下宏愿,即便可能带来的后果不会完全是他期望的。当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直播上,Facebook 本身也只会更加引人关注。这可谓一个「始料不及」的典型案例:Facebook 想要将 Snapchat 的那种私密形态据为己有,结果却只是强化了自己作为公开平台的地位,给自己附上了新闻生产者的身份。而且,尽管这种变化对社会的好处显而易见,社会公众还是会希望 Facebook 变得更加透明——不管它自己是否愿意。

译文 | 苹果之野望:统治音乐产业

如果苹果能在 15 年中第二次成功把控音乐行业,必将带来很多重要而深远的影响;它将克服姗姗来迟数年的后发局面,成功从传统技术(付费音乐下载)中转型,在新的商业模式(音乐流播)下攻城略地。 苹果还将得以利用自身的用户平台,在新技术领域占据高地,然后以资金为杠杆,在夺取盈利份额之战中寻求有利位置。这一策略亦能为苹果计划中的下一个内容宝库——视频内容——搭建框架。尽管可能有人会认为,对于苹果这样的公司,音乐行业的一些特质使得它远比视频行业容易控制;但这两个行业在某些方面是相通的,苹果肯定会寻求开发。 从早年经营 iTunes 和 iPod 的经历中,苹果学到的最重要经验,就是在一个处于深刻变革中的行业里,只要集中精力提高用户体验,就能制造巨大的影响力。如果一个行业还处于混沌和未知之中,那么苹果想提供一份用户看重的优秀体验就会轻松得多。凭借 2330 亿美元的现金流搅局,正是苹果占据音乐行业宏伟蓝图的其中一步。心怀对音乐的执念,苹果如今依然野心勃勃。

论世宗之失——从明代大礼议事件看传位礼制的内在价值

大礼议,是明世宗朱厚熜登基后,与朝臣因生父称号问题引起的一场论争。当时,以杨廷和、毛澄为首的正德旧臣认为,世宗按兄终弟及继承堂兄武宗的帝位,相当于过继给武宗之父孝宗,因此要认孝宗为父。然而,世宗只愿认孝宗为伯父,坚持尊崇其本生父兴献王,以至于想要将其迎入太庙并追封帝号。这场斗争持续三年,以世宗依靠强权压制大臣,追尊朱祐杬为明睿宗,祔于太庙,并改其陵墓为显陵告终。世宗如愿以偿,取得了全面胜利。 大礼议一事,情节曲折起落,涉及问题复杂,历来为学者研究所重视。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研究中,有相当比例是从政治斗争的角度来理解大礼议的。在它们看来,大礼议是初登帝位、年幼无依的朱厚熜运用皇权手腕,打击旧臣,巩固自身地位的一次成功举动。并且,它们对世宗和以张璁为代表的世宗支持者多持赞赏态度,认为其思想先进,敢于挑战保守集团,荡涤了明朝官场,带来了嘉靖朝崭新的政治气象。本文则认为,大礼议固然有其政治斗争的一面,但其核心仍然是礼法之争、情理之争;世宗及其支持者的思想和行为有创新和挑战惯例的色彩,但也存在很多武断、片面和疏漏的成分。在下文中,我们将在分析世宗之失的基础上,指出传位中的礼法独立于皇位继承本身的内在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