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文 | 英航诉欧共体委员会判决书

原告是联合王国(英国)最大的航空公司。该公司与在英国营业、并由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nternational Air Transport Association)认证的旅行社达成协议,协议内容不仅包括代售原告航班机票的基本佣金,还包括三种独立的金钱激励机制,即“销售协议”“全球销售协议”和“绩效奖励方案”。原告的竞争对手之一,维珍航空有限公司(V Ltd)就这些金钱激励[机制]2向欧共体委员会提起诉讼。委员会决议,原告达成营销协议和绩效回馈方案(即奖金方案)的行为构成对其在英国航空旅行服务市场支配地位的滥用。委员会认为,这种奖励旅行社忠诚交易关系、对不同旅行社实行差别待遇的滥用行为,其目的和后果都是将原告的竞争对手排除出英国航空运输市场。原告向欧共体一审法院起诉,要求宣告委员会的裁决无效。法院驳回了诉讼请求。法院判决称,该公司各行为中的奖金方案具有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可导致将原告竞争对手排除出英国市场,故违反了《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构成滥用支配地位。原告提出上诉。 原告提出一审法院的判决有误,尤其是在得出奖金方案滥用支配地位结论的过程中,使用了错误的调查方法,因为被诉方案并不属于《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列举的范围,即限制生产、销售或技术进步,从而损害消费者利益。在各上诉意见中,原告辩称一审法院错误地判断了该方案是否具有“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从而导致排除竞争。 该上诉应被驳回。 《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对滥用行为的做的是不完全列举,其列举的行为仅仅是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一些例子。因此,即使不属于上述例子中的任何一种,具有优势地位的企业提供的折扣和奖励也可能违反《欧共体条约》第 82 条。 因此,即便未根据条约第 82 条第二款 (b) 项的标准进行推理,一审法院在该案中也未构成法律错误。而且,该院对系争奖励方案排除竞争效果的评估也未错误适用对案例法。对于判断本案中奖励方案是否具有可导致排除竞争的、建立忠诚关系的效果,该院做出了正确的判断。

iPhone X 参数深究

每次新 iPhone 发布,人们最关注的除了外观,恐怕就是它们的详细参数了。虽然苹果一向以「重体验、轻数字」著称,但它越是对那些具体数字顾左右而言他,外界就越是渴望一探究竟。也正因此,每当 iPhone 正式发售,就有 iFixit 这样的媒体立刻买来将其大卸八块。不过,现在离新 iPhone 的发售尚有时日,在此之前,我们对 iPhone 的了解仍然只能局限在官方消息的范围内。 其实,苹果在某种程度上也给我们留出了一道窥视 iPhone 细节的窗口,这就是官网的「技术参数」页面。与很多 Android 手机堪称「堆料」的参数页面相比,该页面给出的参数虽然往往语焉不详、描述暧昧,但若仔细挖掘、并与同代和前代产品进行横纵对比,也能获取不少有用的资讯。下面就是笔者的一些观察结果,希望对你了解新 iPhone 能有所帮助。

一只叛逆的鸭子——DuckDuckGo 简介

在互联网的浪潮中,DuckDuckGo 选择了一条逆流而上的道路。这注定是一个困难的方向:我们无从预判它带来的这份隐私能坚持多久,甚至无从验证它承诺的这份安全究竟有多可靠。但可以肯定的是,只要还有 DuckDuckGo 这样的「叛逆者」在波浪中奋力游动,互联网就不会变成隐私的荒漠。

苹果式资本主义与谷歌式资本主义

作为当今两大科技巨头,苹果和谷歌的差异是人们津津乐道的话题。不过,现有的比较多着眼于其产品、文化等外在特征;而本文中,哈佛大学商学院、法学院教授 Mihir A. Desai 另辟蹊径,从两家公司对待投资者的不同方式入手,运用经济学上的「委托—代理」框架,深入分析了其背后不同的理论基础,指出苹果与谷歌的差异实质上代表了资本主义两种不同模式的差异。文末,作者还结合美国税制面临重大变化的现实背景,分析了两种模式的选择将带来的巨大影响。

10.5 寸 iPad Pro 的学术应用体验——兼论 iPad 的「生产力」迷思

作为一个理性的用户,应当始终将自己的决策建立在具体的成本–收益分析的基础上:我选择 iPad 而非 Mac 作为主力设备,是因为前者在实现需求中带来的便利超过了其尚存的缺陷;我选择投入时间精力研究 iPad 上的工作流程,是因为知道这日后为我带来的便利将胜过暂时的不便。这种务实的态度,或许才是最有利于「生产力」的。

根据电源连接状态自动切换默认浏览器

Safari 和 Chrome 是 macOS 平台上最主流的两个浏览器,如何在它们之间取舍也一直是热门话题。虽然两者性能、速度孰优孰劣并无定论,但 Safari 更加稳定省电、Chrome 在功能和扩展性上更优则是没有疑问的。因此,对于 MacBook 而言,用电池供电时使用 Safari 是更经济的选择,而连接电源时则可放心使用 Chrome,享受其丰富的扩展程序带来的便利。但显然,每次插拔电源后手动切换默认浏览器是十分麻烦的,如何将其自动化呢? 我们可以使用一款名为 ControlPlane 的免费工具来达成上述目的。

北京大学网络服务使用指南

如果你是北京大学全日制学生,可以付费使用校内网络。我们会在保证校外人士网络通畅的前提下优先为你提供服务。如果网络有迟延或阻塞,可能是在进行维护,请耐心等待。如果频繁出现断开连接或无法连接,可能是同时上网人数过多,请换一个人数较少的教室再试一次。

译文 | 「想哭」(WANNACRY)的商业模式

WannaCry 病毒爆发后,舆论一方面惊叹其波及范围之广、危害之大,一方面也对谁来承担责任产生了分歧:责备微软修补不力者有之,慨叹用户惰于更新者有之,怪罪美国政府泄漏漏洞者亦有之。本文作者则另辟蹊径,在一一分析上述因素并非本质问题的基础上,指出软件行业根深蒂固的「付费在先」模式才是幕后的罪魁祸首——它不仅使用户误以为安全保障是软件价格中的应有之义,也让厂商缺乏长期维护的经济动机,这才让一些长年潜伏的漏洞迟迟得不到修补,最终导致安全危机集中爆发。在此基础上,作者指出将软件服务化(SaaS)才能给各方提供最大的正向激励,既确保厂商的持续经济来源,又保障用户时刻保持更新,因此是正确的发展道路。抛开文中的个别预测是否在近期具有可操作性,本文这种追根溯源的思路的确具有参考价值。

[macOS] 如何在全屏 App 或拥挤的桌面间便捷拖动文件

「拖动」是 macOS 图形界面操作的精华。但是,在很多情况下,拖动并不像我们希望的那样随心所欲。例如,在当前 app 处于全屏模式的情况下,如何将其他桌面上的文件拖动到该 app 中?在桌面堆满了窗口的时候,如何在桌面和众多 app 间互相拖动文件?在屏幕空间局促的 MacBook 上,这种问题显得尤为突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