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lfred Themes

Today I finally decided it’s time to swallow the bullet — too many built-in actions in LaunchBar have been broken by Catalina to keep me in its orbit. I installed Alfred and started my self-inflicted journey upward along its learning curve. The culture shock aside, I’ve been pretty impressed by the granularity and flexibility of Alfred’s theming options. So, here’re some outcome of an charlatan designer’s tinkering. I hope you can enjoy them. If you don’t, kindly don’t tell me and let me enjoy them alone.

译文 | Marzipan 带来的期待

本文原题为《What to Expect From Marzipan》,是国外知名设计团队 Iconfactory 的博客文章。文章讨论了苹果预计将在今年 WWDC 上正式发布、用于将 iOS 应用迁移到 macOS 上的 Marzipan 框架,及其对开发者和设计师两个群体的潜在影响。文章指出,尽管 Marzipan 让从 iOS 到 macOS 的过渡看起来只是点开一个开关的功夫,但实际工作远没有那么简单。相反,优秀的应用必须针对 Mac 平台的键鼠操作、屏幕尺寸和多窗口等特性作出功能和设计上的适配,并考虑到更专业用户群体的需求。文章反复提及了苹果系统历史上的数次类似变迁,并对 Marzipan 在短期问题后的最终成功表达了乐观态度。文章最后以一段巧妙而应景的植入式广告结尾。

「第一步」>「第二步」,还是「第一步 – 第二步」?

在写操作说明类文章时,经常需要描述包含多步的操作。这种场合,我个人倾向的用法是 `「第一步」>「第二步」`。这个用法最初是从苹果那里学来的,中文的苹果说明书统一使用 `“第一步” > “第二步”` 的体例,将其中的引号换成直角引号,就是我的用法。 不过,最近我发现少数派的编辑总是会把首页文章手工改成 `「第一步 - 第二步」` 的形式。经过沟通,得知那是他们的内部体例,理由是苹果早年的用法是 `“第一步” - “第二步”`,而他们一方面和我一样想换用直角引号,另一方面又嫌步步打引号太啰嗦,而且直角引号和连字符之间间距太大,所以简化成了现在的形式。 个人角度,我觉得这种用法在视觉上还算清晰,但语义上不太说得通。

论 iOS 11 上的 Drag and Drop

在移动设备硬件战争日渐疲软的当今,软实力的高下已经成为用户决策的首要因素之一。iOS 11 对 Drag and Drop 的支持,既是众望所归、水到渠成,也是形势所需。苹果已经在 iOS 设备的开放性和生产力上做出了持续和卓有成效的努力,但它能在这条路上走得多远、用户又会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仍然需要观察。而对于爱好者而言,这份不断更新的未知和期待,或许本身就是科技产品的乐趣之一。

Microsoft 向左,Apple 向右

纯粹的审美标准大概是不存在的——它也是「视情况而定」,受到社会环境、历史甚至权力的多重影响。但把目光从无尽的美丑之争上移,我们就能找到一个更加普适而重要的标准,那就是「忠于原材料」。工作证上的字该用衬线体还是无衬线体?黑白印刷中的图片该做什么调整?有了这个视角,你就能在在选择的十字路口,做出更快速而准确的决定。无论是向左还是向右,都不要忘了这一点。

Be true to its materi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