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签:Design

My Alfred Themes

Today I finally decided it’s time to swallow the bullet — too many built-in actions in LaunchBar have been broken by Catalina to keep me in its orbit. I installed Alfred and started my self-inflicted journey upward along its learning …

译文 | Marzipan 带来的期待

译者按:本文原题为《What to Expect From Marzipan》,是国外知名设计团队 Iconfactory 的博客文章。文章讨论了苹果预计将在今年 WWDC 上正式发布、用于将 iOS 应用迁移到 macOS 上的 Marzipan 框架,及其对开发者和设计师两个群体的潜在影响。文章指出,尽管 Marzipan 让从 iOS 到 macOS 的过渡看起来只是点开一个开关的功夫,但实际工作远没有那么简单。相反,优秀的应用必须针对 Mac 平台的键鼠操作、屏幕尺寸和多窗口等特性作出功能和设计上的适配,并考虑到更专业用户群体的需求。文章反复提及了苹果系统历史上的数次类似变迁,并对 Marzipan 在短期问题后的最终成功表达了乐观态度。文章最后以一段巧妙而应景的植入式广告结尾。

钟颖对译文的初稿提出了宝贵的专业意见,在此表示感谢。


今年的 WWDC 很显然会是不同寻常的一届。我们此前在本站写过关于黑暗模式的思考,现在该来谈谈即将走进 Mac 的 iOS 应用了。

我指的当然就是 …

「第一步」>「第二步」,还是「第一步 – 第二步」?

在写操作说明类文章时,经常需要描述包含多步的操作。这种场合,我个人倾向的用法是 「第一步」「第二步」。这个用法最初是从苹果那里学来的,中文的苹果说明书统一使用 “第一步” “第二步” 的体例,将其中的引号换成直角引号,就是我的用法。

不过,最近我发现少数派的编辑总是会把首页文章手工改成 「第一步 - 第二步」 的形式。经过沟通,得知那是他们的内部体例,理由是苹果早年的用法是 “第一步” - “第二步”,而他们一方面和我一样想换用直角引号,另一方面又嫌步步打引号太啰嗦,而且直角引号和连字符之间间距太大,所以简化成了现在的形式。

个人角度,我觉得这种用法在视觉上还算清晰,但语义上不太说得通。第一,如果给每个步骤单独打上引号,可以认为是在使用引号「表示特定称谓」的功能;但只在整个步骤的首尾打上引号,似乎在功能上找不出什么理由。如果只是为了和前后文作视觉区隔,用空格或者粗体会不会更简单有效呢?第二,如果选择用「横线」连接各个步骤,或许更规范的做法是选用 em dash()而不是连字符。

当然,体例问题很多时候无所谓对错,关键是统一,所以我只是建议他们把这些内部规范公布出来,以便用户参考。

借此机会,我还顺手查了一下几家主流系统厂商的内部规范:

《苹果体例指南》Apple Style Guide):

Pull-down menus: A pull-down menu is a menu in the menu

论 iOS 11 上的 Drag and Drop

曾几何时,「交互简单」一直是 iOS 引以为傲的资本。WWDC 2007 上,乔布斯演示的点击(tap)、滑动(swipe)、捏合(pinch)三个手势惊艳了世界,也奠定了 iOS 交互方式的基本格局。此后,iOS 极少引入新的触摸手势。在 Android 世界中地位显赫的长按(long press),在 iOS 中的作用仅限于排列图标和唤出少量菜单而已;iOS 4.3 中为 iPad 引入的多任务手势,也因与 Home 键功能完全重合而无足轻重。可以说,在很长一段时间中,用户为掌握 iOS 所需学习的全部手势,都不超出其靠直觉即能自行探索的范围。

然而,这种单一交互方式带来的易学性「红利」,逐渐被其对操作效率造成的严重限制所磨蚀。特别是到了 iOS 9 时代,苹果大张旗鼓地为 iPad 引入分屏多任务功能,并在宣传中将 iPad 渲染为下一代生产力设备,向笔记本公然宣战。与此形成对照的是,app 间便捷交换数据和信息的手段却依然付之阙如。想要将文件从一个 app 传送到另一个 app,用户要么用繁琐的复制—粘贴两步完成,要么用发现性极低的分享菜单(Share Sheet);虽然也有开发者积极探索了 URL Scheme、Base64 编码等曲径通幽的方式,则因抽象难学,注定只能成为少部分极客用户的玩物。

iPad Pro 及其官方配件的问世一定程度上丰富了 …

Microsoft 向左,Apple 向右


title: Microsoft 向左,Apple 向右

date: 2015-09-20 22:56:26

tags:

  • Typography
  • Apple

最近被周围的人问到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为什么宋体字在屏幕上和纸上看起来不一样

要回答这个问题,就得先从对现象的验证开始。我们首先从一本印刷书中截取一段用宋体1排印的内文,然后输入电脑,观察它在不同条件下是怎样被显示的:

不难看出,在 Windows 下2,宋体的显示的确和纸书有所区别,申言之,文本整体看起来很「硬」,远远看去很容易辨认,但细看却觉得笔画扭曲、失去了原来的结构。而 Mac(OS X 系统) 的字体显示就是另外一种风格3:它的字型更接近于打印在纸张上的效果,但细看起来却有些「糊」,没有 Windows 下那种一眼就能辨认出的锐利感。

此外,我们还能看出 Windows 系统的字体显示效果会受字号影响。当我们改用一个较大的字号(图中为 16 磅)后,可以看到原本丢失的笔画细节重新出现,整体效果更接近于印刷,但比起 Mac 上那种圆润的感觉仍显得较为粗糙。与此相对,Mac 上的字体效果受字号的影响则很小。

那么,是什么导致了这种区别呢?我们不妨再把画面放大:

上图是「默」字在三种不同场景下的显示效果,图中的一个个小方块就是像素点。我们发现,在 Windows 中以较小字号显示时,文字就像 LED 灯箱上的字一样,是由一个个像素整齐排列而成的;而当字号变大时,文字的边缘变得不那么明晰,在笔画周围出现了不少灰色的像素。同样的现象在 Mac 下则尤其明显——文字几乎已经没有一个明确的边界,围绕着笔画的是大量彩色像素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