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le Watch 表盘的设计问题

Apple Watch Series 4 发布后,收到了比较积极的评价。大多数评论都认为,经过四年的摸索,苹果对这一产品的定位和思路已经比较清晰,将开发和宣传的重点聚焦在健康、运动和联系上;硬件迭代虽然不算激进,但逐年积累下来,相比早期版本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进化。市场反应也印证了这种积极评价。相比于 iPhone XS 较为平淡的销售情况,新 Apple Watch 在预购中显得紧俏不少,至今仍有不少款式无法做到现货供应。 但这并不代表 Apple Watch Series 4 就已经接近完善了。在最初的肯定过后,爱好者社区很快开始了新一轮的「挑刺」。不过,与往年对续航、性能等比较明显问题的抱怨不同,今年讨论的热点集中于一个细节问题——表盘设计。

论 RSS 的「复兴」

RSS 没法复兴,作为一种标记格式,它已经不适应新的内容量级和呈现技术。RSS 也没有必要复兴,作为一种信息聚合协议,它的本质和思路仍在被无数工具借鉴和继承。历史告诉我们,「复兴」的真正宾语从来不是什么具体的物件。正如启蒙运动是启蒙理性思维而不是文学流派,文艺复兴是复兴人文主义而不是希腊罗马,信息时代要启蒙和复兴的,不是原教旨的技术架构或者特定工具,而是人置身于海量信息而不被其裹挟,与算法、AI 的不确定性相处而不被其左右的能力。如不其然,复兴了 RSS,也只是给假新闻多一个传播的渠道;复兴了开放互联网,也只是给傲慢和偏见多一个活跃的温床。

Surge 的隐性价值

今天早上看到 Surge 3 上架,基本没动脑子就把内购买了。其实我很清楚这绝对不是一笔划算买卖:Surge 在我这大概有一半的能力是被浪费的。校园网带宽很少能稳定在百兆以上,因此其他 NE 类 app 的性能瓶颈并不明显;MitM 和抓包当然是杀手锏,但是我用的频率也不高。 Surge 的价格一直是一个引战论点,但在我看来,这个问题根本没有讨论的必要。Surge 贵吗?当然贵。有几个 iOS app 敢卖上 10 刀呢?何况是涨价后的几十刀。但相比于软件的价值,贵不贵很重要吗?对我来说,今天这 40 刀与其说是用来升级新版,不如说是聊表谢意:Surge 对我的意义不止是一个上网工具,而是一个改变上网方式和思维方式的契机。

论 iOS 11 上的 Drag and Drop

在移动设备硬件战争日渐疲软的当今,软实力的高下已经成为用户决策的首要因素之一。iOS 11 对 Drag and Drop 的支持,既是众望所归、水到渠成,也是形势所需。苹果已经在 iOS 设备的开放性和生产力上做出了持续和卓有成效的努力,但它能在这条路上走得多远、用户又会在多大程度上接受,仍然需要观察。而对于爱好者而言,这份不断更新的未知和期待,或许本身就是科技产品的乐趣之一。

从「斗鱼案」看网络游戏直播的著作权问题

随着互联网的不断发展,新的技术手段和商业模式层出不穷。这些技术和模式与知识产权相遇时,就会引发很多新形态的纠纷,给法院裁判造成难题。本案中,法院判决中存在不少值得商榷之处,究其原因,正是因为那种针对传统著作权主体的思路,已经不适应分析互联网条件下著作权关系的需求;那种针对不同著作权客体严格分类加以保护的方法,在日新月异的作品形态面前,已经显得过于僵硬。面对互联网带来的新问题,法官不应拘泥于法条文字,而应灵活运用体系解释、扩张解释等工具,以开放的心态作出裁量。 也应看到,我国是成文法国家,法官在适用法律时遇到的困难,本质上反映的是法律自身存在的缺陷。例如,如果“视听作品”的内涵能够得到扩展,那么论证游戏画面是否构成作品或许就不会存在那么多争议和弯路;如果“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交互性特质能有所宽松,那么本属于著作权争议的游戏直播侵权就不用频繁求助于竞争法。面对不断发展的现实,诉诸兜底条款或者原则性规定固然是一种妥协之道;但要鼓励技术创新、扶植产业发展,法律还需走出传统思维的窠臼,充分体现时代发展的趋势。

Keynote | The Renaissance of Sound as A Medium

The prominence of podcast marks the Renaissance of sound as an important medium, and cannot be ignored by anyone who determined not to fall behind the frontier intelligence life. Therefore I hereby sincerely invite you to pick up a program and get started to listen to podcast today. It may not guarantee you an instant benefit, but surely it will show you a brand new horizon of lifestyle.

Understand WeChat The Hard Way

在微信里,少有的令我欣赏的一个细节并不是任何一个功能界面里的,而是那稍纵即逝的启动画面。被距地 4 万 5 千公里的阿波罗 17 号飞船上、80 毫米镜头的哈苏照相机拍下的地球漂浮在虚空中,笼罩着微妙而忧郁的蓝光;近处,一个背影远远地眺望着,身后的影子还没有延伸开,就淹没在一片漆黑之中。 其实,经过六个大版本、无数个小版本的迭代,现在的微信早已与最初的形态大相径庭,唯一被原样继承的,只有这个启动画面。从 UI 和 UX 设计的角度看,这个画面不可谓不是个「异类」,它既不与完全启动后的界面有任何联系,也没有什么传递信息的功能,唯一能解释其存在意义的,恐怕只有「展现情怀」这一项了。但在我看来,正是这个「无用」的界面,让我们回忆起微信初出茅庐时小而美的样子;正是这样一幅充满孤独感的画面,向我们提示着通讯软件最原初的功能:拉近距离、消解隔阂、排遣孤独。 而看起来,我们离这样的孤独越来越近了。